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 法院要闻
信访不是筐 不能啥都装
  发布时间:2018-08-31 15:31:23 打印 字号: | |

“信访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近年来,这样的错误说法在一部分群众中流传,大量本该通过法定途径解决的问题涌入了信访渠道,成为信访工作的常态。

 

信访是不是就没有边界?寻求权利救济是否要按照合法的程序?近两年来,全市法院审理非法上访案件9案11人,小晋选取了其中3例典型案件,以案说法,带您解读信访那些事。

 

高平法院郭拴保案

 

8月15日,高平法院集中对郭拴保等六人涉嫌的四起寻衅滋事案进行了公开宣判,并邀高平市电视台跟踪报道。高平市信访局、野川镇政府、三甲镇政府等单位派员参与了旁听。

郭拴保、李翠芬、史保娥、王海珍、邵枝生、邵俊仙分别以被行政拘留应赔偿精神损失、房屋采光问题没有解决、邻里纠纷未处理等为由,借全国“两会”、国家重大活动等关键时间节点,向相关接访、劝访人员施加压力,以不解决问题便非正常上访为要挟,强拿硬要公私财物达人民币4000元至21万余元不等,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六人均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依法对情节较轻、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邵俊仙适用缓刑。


 

阳城法院高早顺案


2010年以来,高早顺信访反映其当村委干部期间工资未结和反映村干部问题、退耕还林地补偿款,其不合理要求经相关部门明确答复、复查后,在签下息诉罢访保证书并实际领取信访救助资金的情况下,仍然以同一事实和理由重复上访、无理上访、越级上访,数十次到阳城县、晋城市、太原市、北京中南海等地上访,向稳控、接访劝返人员强要财物,迫使他人支付共计人民币48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该案经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维持原判,目前判决已生效并交付执行。


 

陵川法院王计巧案


2013年3月以来,被告人王计巧以其子赵玉芳接班问题未解决为由,到北京中南海、天安门周边等地非正常上访300余次,被陵川县公安局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朝阳分局行政处罚7次、训诫21次。取保候审期间未经执行机关批准离开居住地,仍到北京市中南海周边等地区非正常上访8次,不间断实施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基于其目前身患多种疾病、年近75周岁,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六个月。该案经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维持原判,目前判决已生效并交付执行。


 

 普法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强拿硬要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构成寻衅滋事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以上,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以上的;(二)多次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国务院信访条例》第二条规定:公民可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进行信访活动。


       第十六条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信访事项已经受理或者正在办理的,信访人在规定期限内向受理、办理机关的上级机关再提出同一信访事项的,该上级机关不予受理;


       第十八条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接待场所提出

 

公民信访,寻求权利的救济,应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逐级、在指定场所信访,通过正常合法的程序予以解决。跨越警戒线,以非正常上访为要挟,将政府等单位作为满足私欲之地,强拿硬要他人公私财物,不仅破坏社会秩序、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还可能受到法律制裁。

 

来源:中院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