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八一特辑|我是一名“老转”法官
  发布时间:2018-08-01 16:39:26 打印 字号: | |

 

引言:

15年军旅生涯,

8年司考之路,

9年审判经历,

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员额法官赵仁义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历程。岁月这把剑在他的身上,磨砺了青春,焠炼了意志,见证了无怨无悔的岁月,有成长,有磨难,更有智慧和感悟。


值此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他的自述,谨以此文献给为法治事业默默奉献的“老转”法院人!

 


军旅岁月


1982年,17岁的我怀着报效祖国的赤胆忠心,踏进了武警山西总队大门,开始追逐我的梦想。以生命宣誓忠诚,以青春亮剑智慧,每天摸爬滚打,流血流汗,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生与死的感悟。

1982年,赵仁义(左一)参军入伍


1985年,我从普通士兵考入武警部队院校,到1997年转业离开,这十多年的军旅时光是生活在思想制高点上的岁月,是战斗在纪律巅峰之上的岁月。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1991年,赵仁义(左一)在部队军营留影


记得1993年春,作为中队指导员的我迎来新年来家人的第一次探亲。谁知,孩子高烧40度,在送医路上,我遇到一名蓬头垢面、倒地不起的中年人,身下还有一滩血迹,应该遭遇了事故伤害。我来不及犹豫,一边打120求救,一边拦截车辆,与两名路人一起将其送到医院。一路上,我怀中抱着中年人,他的鲜血染红了我的军装。当得知他得救时,我才想起来发高烧的孩子被我放在了路边。


事后,伤者家人拿了两万元来向我表示感谢,我才知道我救的人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他们的好意被我委婉拒绝。临走时,在我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他们又故意把钱放在我的包里。我找到医院退钱,得知他们已经出院了。后经过多方辗转打听,把钱送还到他们手里。

1990年,时任中队指导员的赵仁义(右二)为战士做思想工作


这样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让我体会到了人民对于子弟兵的信任,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我是一名军人,我要用高度的党性、组织纪律性要求自己,用服从意识、全局意识和奉献精神要求自己,十几年的军旅生涯淬炼了我,为我日后走上司法战线磨练了难得的品质。

 


司考之路


1997年,我作为一名营级干部转业到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2002年,全国开始实行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年近不惑的我,立即投身司法考试大潮之中。虽然年龄大基础差,困难重重,但我始终坚信,我一定会通过。

1997年,转业到晋城工作,全家合影


2002年,我首次参加司考以187分落榜。虽然分数不高,但我把它作为一个开始,我始终相信自己通过“天下第一考”只是时间问题。以后的每一年,我都像龟兔赛跑中那只埋头赶路的乌龟一样一路前进,虽然艰辛,但从未放弃。2003年289分,2004年312分,2005年315分,2006年330分,2007年345分,2008年355分,直至2009年,我以380分的成绩最终通过司法考试。

等了8年的成绩单


八年的司考就像八年抗战。这八年,我边工作,边学习。每年5月至9月的日子,除了工作以外每天只剩下听课、看书、做题,平均学习时间不少于12小时。八年来,我放弃了所有节假日和休息日,基本回绝了所有的应酬,几乎没有参加过娱乐活动;八年来,没有陪儿子去过公园、陪老婆逛过街,城市的街道也变得陌生了;八年来,同事提拔晋升了,我仍然拿着法条苦读,看书看到想吐,做题做到脑袋发涨。神经衰弱、颈椎病、腰肌劳损、视力下降、坐骨结节滑囊炎……这就是我的司考。


司考是思想者的考试,勇敢者的游戏,是一种人生态度的思考,是积极的人生价值追求,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它的内涵和境界。司考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收获是快乐的,渐渐地,我对于法理的参悟日益加深,这是一场知识换血的欢喜。考试通过了,我才明白,曾经失去、付出的、耗损的一切,都是那么值得。


 


行政审判感悟


几年司考,不仅让我储备了扎实的理论知识,而且锻炼了坚韧的意志。激情澎湃的军旅生涯以及对生活阅历的深刻体会,积淀了我解决棘手问题的能力和智慧,这些都为我的行政审判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0年至今,我从事行政审判工作已经9个年头了。2016年司法体制改革,我顺利入额,成为行政审判团队的一名员额法官。我的每一段经历,都伴随着行政审判改革之路的点点滴滴。2017年,入额后行政法官的案件受理数量比入额前增加300%以上,我依然一如既往地圆满完成了全年工作任务。中院行政审判团队我办案数量最多,庭审直播最多,在全市法院大比武中被评为办案能手,裁判文书也在全省获得文书评比三等奖。2018年5月,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通报表扬。

赵仁义法官工作剪影

 

在我看来,作为一个行政法官,不能简单地以案论案,只依照法律规定去判定案件是非,而要以案结事了的标准去结案。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采用多元的解决纠纷方式,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也是一个法官的社会责任感和职业担当。


2012年春节前,以刘某为代表的19名农民工诉晋城市向明学校,拖欠其工资193530元。19名农民工扯着条幅在法院门口静坐,要求晋城市向明学校解决拖欠工资问题。该非诉执行案件由我办理,但经查,双方未签订工程施工合同也未结算,该校已经向相关行政部门申请注销,人去楼空。如果该案依法处理的话,因为工程没有合同,没有结算,只有农民工一方自己拟定的工资表不能作为是否拖欠工资的定案证据,只能驳回19名农民工起诉。如果这样简单判决,那有可能就是一起集体上访案件。

当事人为赵仁义法官送来锦旗


经过仔细查访,我发现单位还没有注销,主体和股东还在,还有要回工资的可能。经多方努力,终于找到这三名股东,但三位股东以工程多次转包、工程质量不合格为由相互推诿,而19名农民工讨要工资态度坚决。我采用背对背调解法对案件进行调解,经过耐心做双方的工作,最终双方签定还款协议,向明学校给付19名农民工工资13万元,该案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当工钱发到农民工手里时,19名农民工感动得流下眼泪,还为我们庭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风风雨雨几十年年,如果说,火热的军旅生活是那道高温冷却、淬火打磨的工序,刻骨铭心的司考之路就是我人生韬光养晦、蓄势待发的隐忍,而眼前的行审之路将赐我以智慧,让我的岁月之剑寒光初现,刚柔并济。我要做一个好法官,为自己喜欢的事业,为法律的公平公正,生命不息,追求不止!

责任编辑:开开